主頁|太阳集团tcy8722

首页>正文

杭州大伯认的“干儿子”把他备注为“仆人”,进价5元的“保健品”400倍卖他

来源: 法治日报发布时间: 2022-07-14

法治日报

  “警察同志,能不能不要处理他们。”80多岁的陈大伯(化名)面对民警,竟然开口给骗子求情,让民警都暗暗吃惊。

  “他比我儿子还关心我,我都把他当‘干儿子’。”

  陈大伯此时还不知道,他认的这个“干儿子”,手机里陈大伯的备注是“仆人4”。除了“仆人4”之外,“干儿子”还联系着更多的“仆人”。无不是通过假意嘘寒问暖,连哄带骗的方式,向老年人高价推销所谓的“名贵滋补品”。

图片

  让很多老人彻底感到伤心的是,那些自己用养老金退休金买的滋补品,经鉴定只是含有西地那非、二甲双胍、格列本脲等非法添加剂的东西,百害而无一利。

  近日,浙江杭州钱塘区公安分局侦破一起向老年人非法销售保健品的案件。经初步调查,该案团伙非法获利近400万元,被害人遍布全国,其中绝大部分,为80岁以上的老人。

  案子棘手之处还在于,像陈大伯这样的老人不止一个,有的人甚至放弃报案。民警胡立冬唏嘘不已:“这些‘保健品’跟保健完全不搭边,还伤身体。我也是老人家的孩子,真的到最后不忍心直接和老人说,只能让他们家属做工作。还有些老人,根本不肯来提供证据或者报案,怕家里人知道,怕家里人骂,这也大大增加了侦查难度。”

  老爸在“干儿子”这里花了上万元

  亲儿子最终发现不对劲

  2021年年底,钱塘区公安分局环食药大队收到市民陈先生(化名)的求助。

  “我爸最近买了好多保健品,牌子我见都没见过。老头子承认说花了好多钱,能不能帮忙看看正不正规⋯⋯⋯”

图片

  民警很快找到了陈大伯。面对警察,陈大伯不像和儿子沟通那样支支吾吾,把大致情况讲得比较清楚。

  87岁的陈大伯,在3年前的夏天认识了自称是某老年协会工作人员刘某。刘某当时是主动打电话来的,先介绍了老年协会关爱老年人的政策,又试探询问他的身体状况。一听到陈大伯血压、血糖都比较高,刘某就以唠家常的方式开始推销。

  “我最早就试着买了点‘降糖胶囊’,吃了之后,感觉确实有效。加上他的售后特别好,每天都打电话过来,问我身体情况好不好。”

  独居老人陈大伯被刘某的热情打动了。陈大伯心里也有数,刘某卖的保健品价格逐渐走高,从50元到2000元,最后上万,保健品越买越多,越卖越贵。

  打心底,陈大伯把刘某当成了自己的“干儿子”。直到亲儿子发现,情况不对了。

  “我去看我父亲的时候,发现他房间里多了一些‘保健品’。他说吃的有用,我想想也没当回事。后来家里跟进货一样,都堆起来了,而且这些东西牌子从来没听过。”

  亲儿子的劝说效果甚微。陈大伯还有点愠怒,给儿子展示了对方寄来的赠品。“床单、餐具、古钱币等等,这都什么东西啊!老头子还和我说,他们微信一直在联系,不像是骗子。我不想和我爸吵架,只有报警。”

  之后,钱塘区公安分局联合区市场监管局,前往陈大伯家中取走“保健品”的样品。经检测,陈大伯购买的“保健品”中,含西地那非、二甲双胍、格列本脲等非法添加剂成分。

图片

  进价5元卖出2000元

  里面还有对人体有害成分

  民警调查发现,这些“保健品”,进货价格5元。被犯罪嫌疑人一包装,最高可以卖到2000元。

  但这并不是犯罪嫌疑人最可恶的地方。为了让老人家“感受”到“保健品”有疗效,还添加了不少对人体,尤其是对老人有害的成分,让老人家深信不疑。

  正如民警所说,“这些嫌疑人嘴上说着关心,心里却比谁都狠心。”

  像陈老伯买的药品经过分析得出,里面的添加剂西地那非、二甲双胍、格列本脲是什么?

  西地那非,俗称“伟哥”!长期服用,对老年人心脏等会有不良影响,二甲双胍和格列本脲虽然可以治疗糖尿病,但副作用也比较明显,特别是格列本脲,长期大量服用可能会造成低血糖和肾病,甚至死亡⋯⋯

  “举个例子。他们卖的一款东西叫‘海马益肾王’。包装上写着,含有鹿茸、鹿鞭、人参灵芝提取物,都是高档名贵滋补品对不对?但嫌疑人交代,他们进货成本5元都不到,这些名贵药材怎么可能有?”胡立冬说,“除此之外,每一款印在药品包装上的生产厂家,在网上均查不到。”

  很多来到派出所,并得知这全部是一场骗局的老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民警向记者展示了一张骗子记录的表格。信息显示,犯罪嫌疑人根据老人购买的价格高低,会“回赠”一点小礼物,让老人家高兴。

  比如买了几百块,送一本台历;买了大几千,送一套马甲。像陈大伯这样的“仆人”,会送一些驼绒裤、老酒等等。在暴利面前,这些礼品根本算不上多少成本。

  但偏偏是这些礼物,让老人们对骗子愈加深信不疑,觉得骗子是真的关心自己,把自己当亲人。

  起底爱做“干儿子”的嫌疑人

  保健品行业出身,获取大量老人信息

  经过一系列的调查,民警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余某某。余某某反侦查意识之强,让民警调查起来也非常困难。

  2018年,他与朋友吾某一起成立了一家贸易公司,主要目的就是向老年人推销保健品他们从上级王某处进货,“一共有8种,什么‘虫草’‘美国黑金’‘鹿鞭王’‘降糖胶囊’等。”

图片

  这家公司一般会选择在高档写字楼租办公室,定期还会搬家。“保健品”不放在公司,而是放在距离公司5公里的员工宿舍隔间。

  平时,由余某某亲自负责收发货,吾某则负责管理仓库和包装产品,他们另外招了两名客服负责电话销售。

  整个公司,就这么4个人在运作。他们是如何找推销对象的呢?

  86年出生的余某某,此前在一家健康管理公司工作。在这行做久了,他明白一个道理:老年人渴望长寿、渴望关爱、渴望交流。这也是他能屡屡行骗成功的最大原因。

  之后,他私自拷贝了原公司的客户名单,还在网上花钱非法获得大量老人信息。

  随后,余某某团伙便虚构各类老年协会、退伍军人保障协会等名义,逐个向名单里的老年人电话推销。

  余某某行骗还有两大特征,值得大家警惕。他从不在公司或者仓库所在的小区寄件,而是专门跑到附近几个小区,用别人的身份证发货,而且几乎每次都选择到付的方式收款。民警回头追查起来,就非常困难。

  记者从钱塘公安了解到,民警将余某某、吾某、张某等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后,又在其员工宿舍内搜出8类有毒有害保健品1100余盒。为使证据链完整,今年6月,钱塘警方赶赴河南,将余某某的上家王某某抓获。

  王某某也并非生产厂家,而是一个二道贩子,可见“保健品”成本之低。

  目前,此案嫌疑人因涉妨害药品管理罪、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等被移送起诉,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究竟哪些老人容易被骗?

  最重要的,还是子女关心

  采访中,民警和记者提到两个让他印象特别深的事情。

  第一,这个骗局,和过去传统的老人保健品骗局有所不同。过去很多骗子都会组织老人到网点“上课”,通过不间断的给老人洗脑,让老人相信保健品的作用,从而下单购买。

  记者家中一位老人,就曾经历过类似的情况。在家属白天都去上班,也不住一起的情况下,老人三天两头和朋友去家附近的培训点上课,并买了一大堆羊奶粉回家。同时,老人家也收获了“培训老师”送了赠品,说有任何需要,直接给他们打电话就行。

  后来家里堆得多了,才被家属发现。可就算怎么问,老人家也不愿意说到底花了多少钱。一是怕被子女骂,二来也是不确定对方是不是骗子。

  直到记者陪着老人去培训点退货,退回了一万多块钱,才知道原来这些“羊奶粉”竟然这么贵。

  但这次报道中的骗局,公司不开培训点,不需要大量“老师”上课,整个公司只有4个人。

图片

  他们和老人都不需要见面,通过固定电话和微信联系(微信只有“大客户”才会加,还给老人家备注“仆人”),成功骗取了几百万的利润。

  第二,哪些老人容易被骗?民警梳理发现,这些老人有一个普遍特征:独居老人,学历阅历不低,年龄偏大,身体并不健康。

  也正是这些独居老人,才会缺乏关爱,需要关心,把骗子当成“干儿子”。

  也正是这些学历、阅历不低的老人,才会掌握“快递到付”、懂得“微信联系”、舍得花钱买“高端药材”。

  也正是这些年龄偏大,身体不太健康的老人,才会对明显“药效”更为相信,甚至越买越多,希望能最终获得健康。

  所以民警感叹,老年人的骗局,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子女关心。子女关心了,老人才不会去别的地方寻找关爱,才不会买了大量假货后才被发觉,才不会要靠“保健品”去治愈疾病。

  子女的关心关爱,才是对老人家健康最好的“保健品”。(记者 王春 通讯员 傅宏波)

责任编辑: 闫丹丹
03002004010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666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