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太阳集团tcy8722

首页>正文

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城市落户限制意味着什么?户籍制度改革如何再进一步?

来源: 央视新闻发布时间: 2022-07-13

央视新闻

  国家发展改革委7月12日发布《“十四五”新型城镇化实施方案》,提出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Ⅰ型大城市,落户条件全面放宽。这些户籍改革措施意味着什么?给各个城市,以及生活在城市中的外来人口,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和改变?

  新闻1+1连线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陆铭,共同关注:户籍制度改革,如何再进一步

  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城市落户限制意味着什么?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 陆铭:

  这项政策意味着,未来随着人口跨地区和从农村向城市的迁移,如果你迁移到一个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那么落户过程就完全无障碍。在今天的人口流动过程中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本地农业人口转向城市,另一种情况是从外地向本地迁移。外来人口里又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外地的城镇户籍,只是要换一个地方,还有一种情况是在原来老家是农业户口,现在通过跨地区流动进入到一个异地城市地区进行居住和就业。那么未来就意味着,如果迁入目的地是一个城区常住人口在300万以下规模的城市,就应该无条件在当地落户,并且平等享受公共服务、社会保障等各方面条件。

  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人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积分落户

  要大幅提高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在积分中的占比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 陆铭:

  原来一些大城市的积分落户制度有很多标准,比如跟你在当地实际居住年限有关,跟你在当地缴纳社保年限有关,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积分落户因素,就是你的教育程度。由于这样的传统积分落户制度,对于一些教育程度不是很高,但又在一个城市实际居住和就业达到相当长的年限,有迫切市民化需求,但又由于没有本地城镇户籍,没有办法获得本地平等的公共服务待遇的人群,实际上构成了差别化待遇。从现在改革方向角度来讲,考虑到这样的人群数量非常庞大,而市民化需求又非常强烈,所以就强调在未来的积分落户制度里,要逐渐把实际居住年限和社保缴纳年限所占有的权重大幅度提高,相应削减其他积分落户条件的要求。实际上就是要把教育程度的要求降下来,这对于那些教育程度并不是很高的群体是一个重大利好。

  鼓励取消年度落户名额限制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 陆铭:

  现在的积分落户制度,实际上叠加了名额配置制度,也就是说在现有制度之下,不是说积分达到了以后就能立即落户,而是说它有一个配额,比如在一个城市如果有100个人满足积分落户的条件,但当地政府考虑到公共服务资源有限,只给10个人的名额,那么现在这个名额实际上就是非常稀缺的。这次文件就提出要逐渐鼓励大家把名额设置取消掉,这个制度就非常明朗了。如果你未来在积分落户里面达到了一定社保缴纳年限或实际居住年限,只要你达到一定分值,理想状态下,你就可以立马落户,没有名额的限制。这也会大大加快外来人口的市民化进程,尤其是在一个城市已经长期居住,并且已经实际缴纳社保年限非常长的这部分群体,他的落户进程就可以大大加快了。

  想留人留不住,人想留不能留

  两头难的城市落户困境怎么破?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 陆铭:

  从人口流入和人口流出的两端来讲,未来实施的政策应该是有些差别化的。人口流入的地方,就要对于青年人、对于外来人,变得更加包容和友好,它主要政策改变的方向就是一方面在制度上要逐渐降低市民化的成本和落户的门槛,同时要更多地去做公共服务的均等化,社会保障一体化,能够让外来人口在市民化的进程当中,不要有太高的居住成本,在公共服务上能够更多地实现市民化和均等化的待遇。在人口流入地要加大投入,来提高对于人口的承载力。

  在人口流出地,主要面临的挑战:第一是产业对于就业和人口的容纳空间,如果要是能够发展一些更多的容纳就业和人口的产业,也许可以增加对人口的吸引力。另外就是有一些地方可能会出现人口的减少,公共服务资源可能会出现更加不够的情况,有必要通过从中央到省级政府,向这样一些地方进行支持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有效的财政转移支付,帮助他们在当地提高生活的质量,也可以提高对于人口的吸引力。

  基本公共服务需要均等化、市民化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 陆铭:

  最为重要的就是在人口流入地加大投入。加大投入涉及到两件事,第一是土地,第二是财政资源。从土地上来讲,现在国家已经明确要在人口大量增长的地区,对基本公共服务用地,还有就是住房用地,要有所倾斜,其中住房用地里面又特别强调了租赁型住房用地。另外一方面就是钱。钱的投入未来就是三个方向,第一是本地的政府要转变观念,要更加注重对于教育、医疗一些基础设施的投入,来满足人口增长所带来的教育需求。第二就是中央财政的转移支付,就是“钱要随人走”,比如有一些沿海的地方提出省内的财政转移支付要跟人口一起动起来,要加大对于人口流入地的公共服务的财政转移支付。那么第三种钱是社会各界的资金,用来弥补政府资源有可能存在的不足,社会各界共同加强投入,应该能够在钱这方面配合用地的增加,来增加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各方面的投入,来满足人口需求的增长。

责任编辑: 闫丹丹
03002004010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666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