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太阳集团tcy8722

寻得英烈归故里

来源: 中国国防报时间: 2022-05-23

  “青山不墨千秋画,绿水无弦万古琴。”巍峨青翠的大别山绵延数千里,山山埋忠骨,岭岭铸忠魂,万古琴弦弹奏着革命老区一首首悲壮的英雄赞歌。

  在金刚台主峰脚下的河南省商城县伏山乡新塘湾村,抗日英雄赵崇德长眠于此。说起英雄的曲折故事,河南省银保监局派驻该县伏山乡簪子河村第一书记陈铁帮如数家珍。陈铁帮曾在赵崇德所在部队服役,转业回地方后,主动请缨来到革命老区扶贫救困。他一边带领村两委和全村群众推进乡村振兴,一边踏寻红色革命遗址,传播大别山精神,讲好英烈故事。

  故事从2020年6月28日说起。那天4时许,一辆载有赵崇德遗骨的灵车,在细雨蒙蒙中缓缓开进新塘湾村,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他们闻听离家83载的英雄要“回家”,彻夜未眠。党员干部赶过来了,赵氏宗亲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十里八村的乡亲们也冒雨前往迎接。雨雾中,“抗日英雄魂归故里”“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的挽联格外庄严。烛光照亮道路,两旁肃立的人群从村口一直延伸到英雄安息的墓地……

  时光追溯到1937年10月初,滹沱河畔有个叫刘家庄的村落,冷清静谧。八路军129师385旅769团在团长陈锡联、副团长汪乃贵、参谋长范朝利和3营营长赵崇德率领下,来到这里驻扎。经10余日隐蔽侦察,他们在一家村民的窑洞中制定出夜袭阳明堡飞机场的详细作战决心图。

  1937年10月19日深夜,部队悄悄在村里老戏台前的小广场上集结,赵崇德奉命率领3营官兵乘夜向阳明堡机场摸去。战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共击毁停机坪敌机24架,歼灭日军100余人,日军空中力量受到重创。不幸的是,赵崇德身中数弹,壮烈牺牲,年仅23岁。

  时任八路军129师师长刘伯承称赞夜袭阳明堡战斗:“首战告捷,打得好!打得好!”1937年11月4日,国民党战区长官卫立煌在太原见到周恩来后,赞扬道:“阳明堡战斗烧毁敌人24架飞机,是战争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次年,赵崇德被追授“好干部”荣誉称号。

  1940年7月1日,129师政治部编印中国共产党诞生19周年纪念丛刊《烈士传》,赵崇德的英雄事迹被收入其中。刘伯承、邓小平分别为《烈士传》写了序言和文章,称赞赵崇德“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牺牲了自己的一切。这种精神只有伟大的革命者才有,有了它可以战胜一切。”彭德怀在其回忆录中称赞赵崇德:“忠肝赤胆,与日月争光。”

  新中国成立后,赵崇德的大哥赵开道收到部队寄来的一张写有“赵崇德在阳明堡战斗中为国捐躯”字样的烈士证,和一面签有“刘伯承”名字的党旗。赵家兄妹这才知道,他们牵肠挂肚的五弟早已牺牲。

  2014年9月,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之际,民政部公布第一批在抗日战争中顽强奋战、为国捐躯的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赵崇德名列其中。

  赵崇德魂归何处,一直萦绕在商城人民的心头,也让近年来倾心发展乡村旅游的该县伏山乡党委书记李献林夜不能寐。他委托在部队服役多年的陈铁帮、记者刘宏冰,设法找找英雄的归宿。

  功夫不负有心人。陈铁帮经过一段时间的苦寻,首先在两本将军传记中找到第一条珍贵的线索,一本是《高路入云端——陈明义将军传》,一本是《站在世界屋脊的将军》。书中写道,陈明义作为129师作战参谋,配合769团侦察阳明堡机场并参加夜袭机场的战斗,烧毁敌机数十架。战斗结束第二天,769团为营长赵崇德举行了追悼大会。陈锡联、陈明义护送赵崇德的灵椁,将其安葬在滹沱河边的南山顶上。陈明义在赵崇德的坟前栽下一棵松柏后,策马赶回进驻昔阳的129师司令部。

  陈铁帮据史料分析,抗战期间部队流动性大,牺牲的官兵许多都是就地掩埋,不能立碑,没有记载。一条滹沱河流经多地,要想找到当年赵崇德的墓地,并非易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第二条重要线索在大海捞针式的寻找中浮出水面:“原平故事”微信公众号上一篇名为《夜袭阳明堡飞机场从刘家庄出发》的文章,让人眼前一亮。

  文中提到两个关键人物:当年夜袭阳明堡机场战斗亲历者的后人王青福和从刘家庄参军入伍的转业干部张端忠。王青福的祖父和张端忠的父亲均为当年参加战斗官兵的带路向导,据两人讲述,战斗打响后的凌晨,赵崇德牺牲了,被部队带回刘家庄。团里为赵崇德召开了简朴的追悼会,随后将其遗体抬到村头栽笔山下一处土崖边安葬。为方便后人寻找,战友们在坟前栽了棵松柏。从那以后,安葬赵崇德的地方被称作“柏树嘴”,张端忠1987年转业回家后,还去祭奠过。

  陈铁帮等人设法找到这篇文章的作者李占青,请他详细介绍了采写故事的情况。2020年4月8日,经时任商城县县委书记李高岭、县长周哲批准后,李献林带着陈铁帮、刘宏冰、王天定(《河南日报》原高级记者),一行四人,启程赴山西省原平市探访祭拜英雄。

  经过一番周折,他们找到了王青福,并与退休在家的张端忠通了电话。“80多年了,家乡人总算找来了,赵营长终于能魂归故里了。”王青福哽咽道。

  王青福动情地回忆:“我爷爷王伟弟当年借住在张成元院后的一孔土窑内,八路军769团悄悄进驻刘家庄后,团指挥部和3营营部就设在张成元家。时至今日,张成元的孙子、75岁的张义均老人仍独自守着这处院落。后来,土崖下的地分给了爷爷,赵崇德的墓就在俺家的地头上。守护英雄坟墓的担子,也同这块地一起从爷爷手里传给父亲,父亲又传给我。”

  征得王青福和当地政府同意后,李献林决定带英雄回家。当他们缓缓地把英雄遗骨从墓地请出来时,心情无比沉痛。尤其是看到头颅骨后脑勺那处被子弹撞击留下的裂口时,泪水模糊了每一个人的眼睛……

  寻得英魂归,精神励后人。商城县人民不忘家乡英雄,将一路段命名为“赵崇德大道”。前来缅怀、祭奠的人络绎不绝,在英雄的墓碑前,人们仿佛听到历史的回响——它印刻着往昔的峥嵘岁月,飞扬着不懈的战斗精神。(侯群华)

责任编辑: 周文婧
03002004010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649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