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太阳集团tcy8722

《洪湖赤卫队》:“共产党的恩情比那东海深”

来源: 学习时报时间: 2022-05-20

  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清早船儿去呀去撒网,晚上回来鱼满舱。四处野鸭和菱藕,秋收满畈稻谷香,人人都说天堂美,怎比我洪湖鱼米乡。洪湖水呀长呀嘛长又长,太阳一出闪呀么闪金光,共产党的恩情比那东海深,渔民的光景一年更比一年强。

  (一)

  轻舟荡漾,渔帆点点;荷叶亭亭,荷塘深深。

  清晨的阳光映照在清澈的水面上,散发着金色的光芒。淋漓波光里有钢铁意志,似水柔情中有万丈豪情,这首湖北民歌与革命音乐完美结合的《洪湖水浪打浪》是电影《洪湖赤卫队》的主题歌之一。宽广的节奏、明快的曲调,抒发了女英雄韩英热爱家乡、热爱人民、热爱共产党的崇高感情,震撼人心。每当这荡气回肠的韵律响起来,我的眼前都会浮现出洪湖赤卫队飒爽英姿、荡舟洪湖的场景。

  1958年,沉浸于革命和建设喜悦中的作家艺术家急切地直抒胸臆,歌唱祖国礼赞英雄,歌剧《洪湖赤卫队》便是在这样的氛围中诞生的。这部由湖北省实验歌剧团推出的革命战争题材歌剧首排于1958年,1959年10月该剧作为向国庆十周年献礼剧目首次进京演出,一炮走红。它的旋律响彻北京的大街小巷,又从北京传向四面八方,从此成为中国民族歌剧瑰宝。我国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董必武、贺龙、陈毅等都欣赏过该剧的精彩演出,并给予高度评价。

  《洪湖赤卫队》充满着楚地风情,北京电影制片厂、武汉电影制片厂将其改编成电影。这部讲述洪湖赤卫队同敌人展开艰苦斗争,保卫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红色政权的影片,由谢添、陈方千、徐枫联合执导,王玉珍主演。1961年春节,《洪湖赤卫队》开始在全国公映,一时间,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二)

  第一次听到这部电影主题曲的旋律,还是电影首演10多年后。我犹然记得那个深寒的凛冬,窗外是白茫茫的大雪铺天盖地倾洒而下,西北风怒吼着敲打着结满冰凌的玻璃窗。收音机的旋律陡然响起:“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清早船儿去呀去撒网,晚上回来鱼满舱。”仿佛一道炸雷在空中响起,这柔和却又不失坚韧的旋律就那么击中了我,我的脑海被这旋律中的意境充满,荷叶亭亭如盖、荷塘幽深、渔帆点点远行的洪湖,从此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洪湖是一片广袤的天然湖泊,其作为地名,最早始见于明朝《嘉靖·沔阳志》所载:“上洪湖,在州东南一百二十里,又十里为下洪湖,受郑道、白沙、坝潭诸水,与黄蓬相通”。

  洪湖是一片中国革命的热土,是全国土地革命的中心之一,也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中心。毛泽东对洪湖给予了高度的评价:“红军时代的洪湖游击战争支持了数年之久,都是河湖港汊地带能够发展游击战争并建立根据地的证据。”正是因为洪湖水道密集,水草丰茂,从而成为革命者声东击西打击敌人的战场。贺龙便曾利用洪湖河湖港汊的地形优势,领导人民开展革命战争。《洪湖赤卫队》反映的就是这段革命历程。

  1927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洪湖地区人民掀起汹涌澎湃的革命浪潮,建立了革命政权。1930年夏天,红军主力部队撤离洪湖,试图开辟新区。国民党保安团乘此机会纠集当地的地主彭霸天等武装力量,卷土重来,妄图复辟。留在原地坚持斗争的洪湖赤卫队,一边保持同党组织的联系,一边组织革命群众,为保卫人民政权,纷纷奋起杀敌。

  听闻此讯,赤卫队大队长刘闯义愤填膺,准备率领队伍去打击敌人。正好这时,乡党委书记韩英从县委回来,向大家传达了县委的指示,不仅要与敌人斗勇,更要与敌人斗智。他们决定按照上级党组织的指示,遵循毛泽东在江西中央苏区对敌斗争的经验,运用“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术,不与敌人死打硬拼,而是机智勇敢、机动灵活地去打击敌人。为了诱敌深入,韩英与刘闯率领赤卫队主动撤离彭家墩。

  彭霸天勾结国民党保安团的冯团长占领了彭家墩。这时,国民党保安团准备追击红军主力部队。他们临走时为彭霸天留下一批枪支弹药,企图加强反动地方武装。为牵制敌人,打入敌保安团内部的地下党员张副官及时将这一情报通知了游击队。赤卫队在韩英和刘闯的带领下巧妙袭击了彭家墩,洗劫了敌人的武器弹药。狡猾的彭霸天献计冯团长佯装撤退,将赤卫队从洪湖里诱出再一网打尽。幸好,他们的这些计谋被韩英和赤卫队识破,阴谋未能得逞。彭霸天和冯团长恼羞成怒,威胁老百姓供出韩英和赤卫队的下落。洪湖地区的人民临危不惧,誓死不屈。为解救乡亲们,韩英挺身而出,自己不幸落入虎口。张副官用计掩护韩英脱险,自己却英勇牺牲。韩英突出重围回到赤卫队,继续领导赤卫队与敌人进行斗争。后来,赤卫队配合贺龙总指挥率领的红二军团消灭了敌人。许多赤卫队员参加了红军,随部队奔赴新战场。韩英则留了下来,同乡亲们一起,继续为保卫洪湖革命根据地而斗争。

  (三)

  《洪湖赤卫队》这部歌剧,深受各界群众的喜爱,改编成电影后更是风靡一时,许多唱段在全国各地广泛流传。赤卫队打完胜仗后,韩英与秋菊的二重唱《洪湖水浪打浪》便是其中流传最广的唱段。20世纪50年代,歌曲《襄河谣》和天门小曲《月望郎》一度流行于江汉平原。在《襄河谣》中,唱的是人民饱受洪水之患的悲苦心情。其歌词为“襄河水呦,黄又黄啊,河水滚滚起波浪啊。年年洪水冲破堤,多少人民受灾殃……”描述了在解放前由于国民党腐朽统治,襄河堤岸连年不加修整,以致洪水泛滥使老百姓受害之景象。歌剧的创作者张敬安、欧阳谦叔为这两段音乐的旋律所感动,并自觉自如地将其运用到歌剧中。

  电影《洪湖赤卫队》的艺术魅力经受了时间的考验,悠扬的旋律、宽广的节奏、波澜壮阔的剧情是影片成功的法宝,电影中的很多场景至今仍流传甚广。冯团长千方百计地威胁韩英,却始终没有从韩英口中得到半点东西。恶毒的彭霸天抓来韩英的母亲,想以母女之情打动韩英,也遭到失败,于是决定杀害韩英。这时,韩英劝解、告慰母亲:

  娘啊!生我是娘,教我是党!为革命,砍头只当风吹帽;为了党,洒尽鲜血心欢畅!娘啊,儿死后,你要把儿埋在那洪湖旁,将儿的坟墓向东方,让儿常听那洪湖的浪,常见家乡红太阳。娘啊,儿死后,你要把儿埋在那大路旁,将儿的坟墓向东方,让儿看红军凯旋归,听那乡亲在歌唱。娘啊,儿死后,你要把儿埋在那高坡上,将儿的坟墓向东方,儿要看白匪消灭光,儿要看天下的劳苦人民都解放。

  这个唱段的名字是《看天下劳苦人民都解放》,旋律凄美,意蕴深刻。

  即将被押赴刑场的韩英抱定必死的决心,没有丝毫胆怯,对着母亲唱起了这首感人至深的歌,她有的是一腔热血、一腔仇恨,整个唱段充满悲壮,感人至深。这唱段是一首篇幅较长的咏叹调,也是英雄韩英的核心唱段。

  韩英是《洪湖赤卫队》中塑造得最为成功的英雄形象,电影中的韩英,一身蓝布衫,腰扎牛皮带,左臂上戴着象征红军标志的红袖章,腰间别着驳壳枪,短发齐耳,英姿飒爽。在狱中,纵使敌人收缴了她的红袖章、皮腰带和驳壳枪,纵使她饱受酷刑、衣衫褴褛,也难掩她的英气和意气。她是一个勤劳、善良、质朴的农家女,又是一名勇敢、坚贞的共产主义战士,一名果断、机智的女赤卫队员,一名视死如归、大无畏的女英雄。

  (四)

  高歌一曲洪湖水,世世代代报恩情。

  曾经战火连连的革命历程,曾经烽烟滚滚的峥嵘岁月,是洪湖人民的宝贵财富。《洪湖赤卫队》优美动听的旋律回荡在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的心间。2019年,由湖北省歌剧舞剧院带来的红色经典歌剧《洪湖赤卫队》在北京上演,这也是该剧进京首演60周年后的纪念演出,这是对艺术经典的尊重和继承。60余年来,《洪湖赤卫队》的演出版图遍布全国,走向世界,登上了悉尼歌剧院、芝加哥交响乐团演出大厅、墨尔本演奏厅等世界剧场的舞台。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

  60多年的时光流逝,不变的是洪湖人民矢志不渝的情感。

  2021年仲春,我有幸来到儿时憧憬的洪湖。从武汉到洪湖,一路风光旖旎,风景如画,暖阳、碧空、绿茵、春花,春天用明艳的姿态装点着一切。宿露发清香,初阳动暄妍,明媚的春光下,经历过新冠肺炎疫情的湖北,格外的宁静与平和。洪湖,碧波浩渺,阳光照射在水面上,如同撒了一湖的碎金,格外美丽。今天的洪湖,不仅是革命历史的见证地,还是生态文明的试验田。洪湖,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所在地,留下了丰厚的红色文化资源;洪湖,是国际重要湿地,成立于1996年的洪湖湿地自然保护区,以水生和陆生生物及其生境共同组成的湖泊湿地生态系统、未受污染的淡水资源以及湿地生物多样性为主要保护对象,因其对于生态环境的重要价值,被誉为“湖北之肾”。

  洪湖水呀浪打浪,洪湖岸边呀是家乡。

  60多年过去了,《洪湖赤卫队》的旋律伴随着一代又一代人茁壮成长,韩英的歌声激荡着洪湖水,更激荡着洪湖人——感恩时代,奋力奔跑。

  (李舫 作者系人民日报海外版副总编辑)

责任编辑: 周文婧
03002004010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649194